追蹤
小瑣碎.大感動
關於部落格
讓生命在文字與音樂上留下執著......
  • 844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青行燈~御貉姬

  「等我一下唷!」一位女子在鏡子前,停下忙著化妝的手,接起手機說著。
  「喵喵!我已經在你家附近的超商了!」一位男子親暱地叫著女子的綽號回應著。
  「狗狗!不好意思唷,再等我個十分鐘…」女子也甜蜜地說著男子的綽號,並且加緊手邊化妝的速度。
  「沒關係,妳好了就直接到超商,我在那邊等你。」男子體貼地說著。
  「讓你久等了!」女子的嘴角微笑出溫柔的風!
  「不會……」男子就這樣看的癡迷了。
  「那等等你要帶我去哪裡啊?」女子問道。
  「你忘記啦?妳不是說過妳想去遊樂園逛逛?」男子回應說著。
  「有嗎?我有那樣說過啊?」女子用手摀住嘴,害羞地說著。
  「但是今天好熱,我怕我的妝會花掉耶!我們改去逛市區好不好,好不好嘛!」女子嬌羞又哀憐的眼神,凝視著男子。
  「好…好吧!」男子的臉如夕陽一樣,紅透了雙頰與耳朵!
 
  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都會鬧區之中,一對清純的愛人所散發的甜蜜,彷彿讓周遭的喧嘩都寂靜了下來,因為熱戀中的靈魂,是最閃耀的,最受矚目的,就算想刻意隱蔽,也無法抵擋感性急著衝破理性的氛圍。彼此之間的一顰一笑,都在青春的歌頌之下成為最為夢幻的詩篇。
 
  「哇!那個包包好好看唷!剛好我領薪水了,我想進去逛一下可以嗎?」女子從包包拿出皮夾說著。
  「好啊!」男子跟著女子一起走進一家精品店。
  「小姐!我想看一下那個格紋的手拿包……」喵喵說著。
  「小姐妳真識貨,這是我們目前很夯的商品唷!目前售價是四萬六,而且跟妳挺搭的呢!」售貨人員看到生意來臨,展開營業用的笑容說著。
  「ok!那我就要這個。狗狗我可以買吧?」女子邊拿出信用卡邊對他的男友問著。
  「唉唷!我來付就好……」男子把女友的卡搶下來,獻出自己的卡。
  「先生不好意思,您的額度已經刷滿了唷!」服務人說著。
  「沒……沒關係,我還有其他張卡!」男子尷尬卻又難掩自身經濟拮据的窘迫表情。
  「狗狗!我有錢啦!」女子露出不捨的溫柔表情說著。
  「沒關係,妳喜歡的東西,我都會想辦法給你。」男子看著那樣美麗的神情,不知不覺地把金錢的限制,看成羽毛一樣的輕飄。
  「狗狗!謝謝你……」女子雀躍的吻,輕輕地在男子臉頰上,留下兩片櫻花的印記。吻後,嘴角稍稍的莫名上揚了起來。
 
  今天的約會,就在女子手捧著收到高級精品的收穫下,而滿心歡喜地落幕,回到家的女子,把名牌包放在一個柚木製的大櫃子後,便坐在化妝台前,卸下了今天的負荷。好好的用卸妝油按摩臉部之後,再用溫水沾濕化妝棉,輕輕地擦拭掉睫毛膏、眼影、唇蜜、粉底,一片片的化妝棉上,暈開著眼睛的圖樣,嘴唇的弧度,鼻翼的陰影,彷彿就像一片片被卸下的面具。女子看著鏡中的自己,竟然孤芳自賞地讚嘆著自己雪白無暇般的肌膚,含煙湖水般澄澈的雙眸,高挺如山稜般的鼻樑,深秋楓紅般的雙唇,之後,她離開妝台,回到床上繼續在夢中追求屬於她的極致之美。
  「嗯哼……」不知哪來一陣媚惑的女聲,輕輕地揚起。
 
  「你看!這瓶艾瑪仕香水很適合我吧?她的前調中調後調,都好適合我這樣的性格唷!」女子的手指在電腦鍵盤上,優雅地飛舞著。
  「我看一下……」電腦上的視窗中,男子與女子熟稔地回應著。
  「真的耶,這樣的香氛跟你的氣質挺符合的耶!」男子也以迅速的手指,敲擊ㄅㄆㄇㄈ的符號。
  「我已經存好錢了,等等就要下標這瓶香水。」女子興奮地說著,同時也順便改變線上對話視窗的大頭貼,圖片中的女子,皮膚黝黑的令人覺得健康陽光與開朗,右眼下方有顆痣,也因為這顆痣,顯得女子俏皮的個性。
  「小焦糖,妳還在唸書吧!哪有什麼錢呢?我買給妳。」對話視窗中的男子歡心地叫著女子的綽號並回應著。
  「大叔,你人真好!是你說要買給我的唷,不要反悔,小心到時候我就生氣氣,不理你了唷。」焦糖裝可愛地說著。
  「真的啦!妳看,我都幫妳下標了……」男子把得標網頁傳給女子看。
  「大叔,謝謝你……」女子立刻開了視訊,把淺藍色短襯衫的釦子解開兩顆,酥胸呼之欲出,同時為男子獻上一個看似真實,卻是虛擬的純情飛吻。
  「哈哈…….這個回報也太好了吧!」男子看到焦糖時而端莊,時而性感,讓他自己都無法拒絕這樣的佳人尤物。
 
  在資訊發達的時代,戀愛也可以在虛擬的世界傳情,動個手指、開個視訊,便可以讓情愫,傳到數千里之外的心中。
 
  「焦糖!又再跟妳那位大叔談情說愛啦?」喵喵調侃著焦糖。
  「死喵喵!哪有?情侶就是要維持一定的熱絡啊!我哪像妳這隻性感小野貓。」焦糖回擊說著。
  「好啦!都別吵,吵死了。」一位樣貌成熟、個性堅毅的女子對她們喝叱著。
  「唉唷!小雅大姐生氣了耶!也對啦!比起妳,我跟焦糖倆個人實在遜色許多,我只能說『薑是老的辣』。」喵喵用輕佻的口吻說著。
  「怎樣?」小雅目露凶光。
  「我好怕唷!」喵喵一副無所謂地回應著。
  「喂!那位大叔說晚上想來這邊『陪我』耶!」焦糖對著電腦螢幕說道。
  「阿哈!我男朋友也傳簡訊過來說想來。」喵喵盯著手機的簡訊內容。
  「嗯哼……」小雅曖昧地笑著。
 
  因為心儀的對象要來,努力地打掃的房間,不該堆的衣服努力塞,不該放的雜物努力藏,不該得到的命運努力搶,不該呈現的事實……努力瞞……
 
  「焦糖!」大叔在她的門外呼喚著。
  「你來啦,辛苦了!」焦糖把門打開說著。
  「呵呵……來,這是我泡的花草茶,但只是杯粗茶,還請你見諒喔!」焦糖把男子當成貴賓般地親切招待,並又不失儀禮。
  「不會啦!妳親手泡的,一定很好喝!」男子接下造型優雅的瓷杯。
  「那就謝謝囉!」男子一口將芬芳落入喉中。
  「!」男子瞬間無法言語地睜大充滿血絲的雙眼。
  「怎麼啦?這麼驚訝啊?」焦糖的微笑地說著。
 
  「喵喵!妳看......」男子到了喵喵的房間內,從包包中拿出性愛的情趣道具。
  「討厭啦!狗狗,我怕我會爽到受不了耶!因為就只有你可以給我舒坦的高潮。」喵喵語氣中瀰漫著慾望的味道。
  「不過……這次欲仙欲死的,是你唷!我要把你的眼睛矇起來……」喵喵退去身上的束縛,並把情趣道具搶過來,顯然的就要當性愛的女王。
  「好啊!妳這隻淫蕩的母貓,讓我在妳的牡丹花叢中裡,當個迷惘的瞎子吧!」狗狗對著女人的軀體,不禁流洩出內心深層的男性衝動,而那份衝動也漸漸地甦醒了。
  「這是你說的喔!」喵喵語氣變了。
  「怎麼?這聲音?」雙眼被矇上的男子,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
  「嗯呵呵……你忘啦?」喵喵狐媚地笑著說。
 
  此時,過去的記憶片段,宛如黑白幻燈片般地在兩位男子在腦海中,一張張地顯現,無聲又無色,卻又是那樣的血腥殘酷;犯了色戒的他們,把一名妙齡女子綁到一間人煙罕至的空屋,為了不要讓她大聲喧嘩,其中一位年長的男子把買來的鹽酸灌入女子的嘴裡,腐蝕的痛楚讓她無法用聲帶再次歌頌生命的美妙;另外一名年輕的男子,用膠帶把她的雙眼矇上、退去她身上的小洋裝,將她的玉體讓兩具受到慾望驅使的男體給玷汙了!
  為了怕東窗事發,兩個男人事後便將女子給狠心勒死,而且還用預藏的刀械割除她的耳朵、鼻子、嘴唇、雙眼。他們把犯案證據給毀滅,自己卻事不關己地重回日常生活中,繼續找尋獵物。
  這段不堪融合了臨死前的呢喃與不甘心的啜泣,如無法斬斷的淒厲怨念,慢慢燃起了來自深沉黑暗的憤恨。
  忽然,兩名男子開始親眼見證著奇妙的異像發生,兩人看似分隔他處,沒想到卻同處一室,好喝的花茶不見了,情趣的道具也消失了,於是,房間內的家具擺飾彷彿泥地龜裂般地崩毀剝落,美麗的壁紙長出大量厚重的苔蘚,雜草的根莖如有生命有意識般地蠕動、爬滿了整個房間,空氣不再充滿室內芳香劑的清甜,而是令人作噁的排泄物味混雜著屍臭味。
  接著,在這兩位男人的眼前出現了一位背對他們並身穿白色小洋裝,留著大波浪捲髮的女人,女人漸漸地轉過身,但是卻沒有任何的五官,整張臉就只有肉色的皮膚包裹著,女人手上捧著三片面具,而且容貌都是這兩位男子所熟悉的,當她戴上黝黑女人的面具之時,她就變成了可愛的「焦糖」。
  
  「大叔!花茶好喝嗎?」女子問著。
  「嘎啊!──」男子雙手握著自己喉嚨,痛的在地上打滾。宛如喝下濃度高的鹽酸一樣,他的嘴唇與舌頭被劇烈腐蝕地呈現白色,並且嘔出大量的鮮血。
  「好喝嗎?嗯哼……」女子笑著問著。
 
  女人接著又戴上白皙女人的面具,她就變成了誘人的「喵喵」。
 
  「狗狗!我們的遊戲還沒結束呢!你不是說要當個迷惘的瞎子嗎?」女子問著。
  「不要啊!──」女子瞬間出現在年輕男子的眼前,用手活生生地把男子的右眼眼珠給挖出來,而男子趴在地上疼痛地哀嚎著。
  「好玩嗎?嗯哼……」女子笑著問著。
 
  「你們忘記我了嗎?」女子戴上最後一付面具。原來,是當初被他們殺害的無辜女子;而女子的朋友們都叫她小雅。
  「拜託!我們錯了,饒我們一命吧!拜託拜託拜託拜託……」兩名男子畏懼地哀求著。
  「救命啊!──」廢墟的牆上竟然映出現當時小雅被施虐的情景,彷彿在與現在的情況作出完美的對比。
  「嗯哼……」雖然小雅微笑的嘴角宛如成一彎清幽的弦月,但是卻多了一份陰森。
 
  小雅輕輕地撫摸著兩位男子的臉龐,但是她細嫩的雙手卻像無形的利刃一樣,在他們的臉上劃下一道見骨的傷痕,於是,她順著那道傷痕,將兩位男子的臉皮,狠勁地撕扯下,伴隨著慘叫聲,廢墟裡頓時被償還的仇恨繪成血色的煉獄。



*延伸閱讀:貉(ムジナ)與無臉妖(ノッペラ坊)



  故事中的無臉女郎,其靈感源自小泉八雲大師最著名的著作『怪談』中,一篇名為『貉(ムジナ)』,關於無臉妖的妖異故事,故事大綱就是有位商人在夜晚趕路,但是經過河邊時,聽到一名女性蹲在河堤上傷心的哭泣,當商人上前詢問時,發現女子竟然沒有五官,他慌張地逃走之後,在一處麵攤休息,於是,他跟正在整理攤位的老闆說了他的遭遇之後,麵攤老闆一回頭,居然也是個沒五官的人,商人當場嚇的昏厥過去了。結果那些無臉妖都是貉所變的。
  至於,所謂的「貉」,究竟是什麼呢?據說是一種類似狸的動物,牠跟狸一樣也會化成人形,同時也會變成嚇人的妖怪呢!
  在日本的鬼怪誌中,無臉妖都是貉所變的嗎?除了ノッペラ坊之外,其實還有其他的唷!例如「白坊主」也是個無臉的妖怪,相傳它會穿著白色碎花紋布的和服現身喔!

*無臉妖圖片出處:http://ja.wikipedia.org/wiki/%E7%94%BB%E5%83%8F:Ryoi_Nopperabo.jp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