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瑣碎.大感動
關於部落格
讓生命在文字與音樂上留下執著......
  • 844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青行燈~落首觀音

  「是誰啊!作出這麼大不敬的事,真是可惡……」一位打掃街道巷弄得清潔工阿婆,看著一座莫名其妙出現的小型觀音雕像的頭部被人破壞,生氣地說著。
  「碰!」忽然間,一個人從高處急速墜地在觀音雕像前,粉身碎骨的軀體,形成不規則的扭曲肢態,並且散出一地的血肉之華。
  「嘎啊!──」打掃阿婆大聲地尖叫著。
 
  這個條道路上,不知道何時開始、不知道是哪位善男信女,在這條路上一棟廢棄的大樓前,立了一尊小型的觀音雕像,純白的衣裳以及端坐在粉紅的蓮座上那份莊嚴聖潔的身型臉孔,都不禁讓人路過時想虔心地雙手合十膜拜一下。
  不過,這座不知名觀音的出現,卻也稍稍地讓這處地段蒙上一層恐怖的陰霾,因為這條路的廢棄大樓上學生自殺事件頻傳,新聞的SNG車也從來不間斷地在這裡採訪最新的消息,甚至連靈異節目的電視工作人員,都來這裡取經一番,所以,住在這邊的鄰里街坊們都心裏暗自相信,那座觀音雕像是用來鎮煞住廢棄大樓那瀰漫不散的詭譎與恐怖。
 
  「我從小栽培你到大,不是讓你唸這種爛學校耶?難道你去世的爸爸會高興嗎?」一位嚴格的母親,怒斥自己的孩子。
  「你是怎麼知道我想念那間學校?誰告訴你的?」孩子心頭揪了一下。
  「誰告訴我的,根本不重要!」母親表情不屑地回應著。
  「我想念哪間學校是我的自由吧?而且跟爸有什麼關係啊?」孩子將血管中的奔流泉源,一股腦地發洩於想證明自己存在的理由,而從小就在藤條揮舞的嚴格教育下,鞭笞的記憶早已累積了龐大的怨氣,如今,它迸發而出。
  「你的自由?你才幾歲啊?你懂什麼?以你這次的好分數,想當然是要去唸『好學校』啊!」遭到孩子頂嘴的母親,臉色呈現地獄怒火的紅色。
  「我懂不懂用不著妳管,倒是妳懂不懂我啊?」孩子還以顏色地甩門而出,穿上鞋,離開一個他曾經稱為家的地方。
  「你給我回來,宋書桓!」母親彷彿要撕破聲帶似地大吼著。
  「喂!小妖,你們在哪裡啊?」獨自散步在夜晚街道上的書桓,拿起手機說著。
  「在High啊!要來嗎?」電話的另一端,傳來吵雜的電音舞曲以及男人女人夾雜的吶喊。
  「好啊!」孤獨的跫音,朝向用霓虹燈拼湊編織而成的虛幻夢境。
  「哈囉,小妖!」書桓開啟巷弄深處的一所夜店的門。
  「喂喂喂!書桓來了,醒醒啊你們。」小妖輕率的口氣,叫喚著他身邊那些眼神迷離渙散的朋友們。
  「他們都喝掛啦?」書桓問道。
  「對啊!怎麼啦?又跟你老媽吵架啦?」小妖手裡拿著一杯調酒,一邊凝視著書桓說著。
  「他媽的,想到就煩,別問了。」書桓把小妖的調酒搶過來小酌一口。
  「果然,那你真的想要跟我唸同一間學校啊?」小妖微笑著。
  「幹嘛?不行唷?因為有我想念的科系啊!」書桓怒火依舊沒止息地說著。
  「那你就堅持自己的理想,好好努力奮鬥吧!」小妖保持著一抹清新卻又老練的微笑,並且摸著書圜的頭。
  「不要摸我頭啦!這樣人感覺很像我是小孩子耶。」書桓說著。
  「好好好…我知道,還有,你媽她名門名校的迷思為什麼那麼強烈啊?」小妖停下摸頭的手,但是微笑卻不停。
  「我不知道啦!但,若是她在逼我,我真的會死給她看……」書桓說著。
  「呸呸呸!別亂講。」小妖收起微笑,正經地回應。
  「今天我要去你家睡。」書桓冷不防地丟來這句話。
  「又要當離家出走的少年兄啦?!」小妖虧了書桓一下。
 
  今晚,又在陌生卻備感親切的地方,釋放自己屬於年輕的無奈,這裡沒有針對課業的爭吵聲、沒有空氣停滯的氛圍、沒有冷眼對待的鄙視、沒有…..寂寞的惆悵。彷彿好像一切都靜止了,因為是如此的安穩,從音響裏輕輕流洩出來的輕柔音符與落地窗外灑下的乳色月光,彼此相互發酵出醉人的沉睡因子;霎時,從陰暗處,走出一位瞳孔閃耀著藍綠光芒、身穿白袍的中年女子,用憤怒的表情瞪著書桓……
 
  「啊!」書桓嚇得一身冷汗,並且大叫一聲地起床了。
  「怎麼啦?作惡夢啦?」睡在旁邊的小妖揉揉眼睛地問著。
  「我……我看到我媽出現在你房間……」書桓顫抖地說著。
  「……」小妖看出書桓的壓力沉重,摸摸他的肩膀,安撫著他的心情。
 
  新的一天,是否又是重複著新的鞭笞刑罰,永無止盡地吁嗟沒有希望的晨曦,何時才會停止……
 
  「嘎幾──」開門聲響,書桓回到家,換上居家服後,從冰箱拿了罐果汁,看著電視。
  「你昨晚去哪裡?」母親坐在沙發上質問著。
  「在朋友家!」書桓以冷淡的口吻回應。
  「聽說你舅舅他兒子要唸醫學院耶!真替他感到高興……」母親虛偽的高興,充斥在臉上。
  「那又怎樣?」書桓聽了相當反感地關了電視走回房間。
  「宋書桓,站住!你最好考慮清楚喔,要不然我的面子會被你給毀掉!我若是在別人家面前抬不起頭,你就給我小心點。」咆哮的怒吼,再次竄起。
  「誰?」書桓一推開房門,看到一襲白絹迅速地從窗戶飛離。
  「原來是窗簾……」書桓疲憊地坐在書桌前,彷彿失去了活著的動力。
  「嗯呵呵……」窗外竟傳來女人的笑聲。
  「到底是誰?」書桓猛然一瞥,清楚地看見在窗戶外,有一襲白絹,像是被狂風吹走般地飛離了。
  「來……吧……」一陣輕聲,宛如一縷輕絲飄蕩在空氣中。
  「……」書桓不由得地想到昨晚夢的情境,一股來自內心的驚慌,讓他呆滯地望著窗外。
  「有掛號信!」突然,門外的郵差按了電鈴說著。
  「啪沙!」郵差走後,書桓的母親走進他房間,把一份印著校徽的白色紙袋,狠狠地甩在他臉上。
  「妳幹麻啊?」書桓生氣地說著。
  「你已經去那間爛學校報到了?」母親氣焰比書桓更加地高張。
  「那間學校有我喜歡的科系不行嗎?我又不是為妳而活的,我是為我自己。」書桓不改過去為了表明自己存在的感受,而提高聲調地囂張怒罵著。
  「真是丟臉,你自己去唸啦!省得到時候在那間學校我碰到熟人,我可沒有那份勇氣面對啊!」書桓的母親輕蔑地說著。
  「我也不歡迎妳去啦!」書桓說著。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試看看!?就算你現在立刻橫死街頭我也不會去看啦!」書桓的母親在不可抑制的怒火掌控下,失去理智地說著。
  「……」書桓不知怎麼回事兒地雙眼無神地發直,並且沉默地走出了家門。
  
  一陣如濃霧般輕飄的意識,在腦海之中不停地徘徊,所有的五感似乎都隨著空氣飄蕩在沒有存在感的空間裏,是混沌?還是迷惘?一切彷彿都在超越了自我意識的掌控,只是不反抗地順從著那莫名主宰的跟隨……
  這白色的朦朧白色的夢,真實卻又虛幻,沒有沾染到任何屬於紅塵的世俗暗晦,只不過,如此全然神聖的氛圍卻稍微流洩出讓人懾服的恐懼;霎時,這陣霧,漸漸地凝聚成一個身影,祂全身披著一襲純白絲絹,盤坐在一個淡粉紅的蓮座上,但是面容卻被濃霧混淆地不易辨識。
 
  「來……」白色身影溫柔地說,就好像是和徐的微風掠過般。
  「你究竟是誰?」書桓一聽到那聲音,全身變的毫無氣力。
  「來……」白色身影回答道。
  「?」書桓一臉狐疑的樣子。
  「來……」白色身影繼續說著。
 
  書桓隨著那柔美的聲調,一步一步地向前邁進,於是,他漸漸地覺得自己漂浮在天空,就像是翱翔的天使一般,自由地毫無拘謹,不久!便恰似斷羽的鳥、破翼的蝶,正從極高處失速地墜落,書桓無助地大聲吶喊,卻無濟於事,快接近地面的剎那,時間停止流動了,於是,那具白色身影出現在他眼前,白霧盡散,身影的真實面貌,竟為自己的母親,而且白聖羽衣逐漸地渲染的骯髒污穢,同時,許多扭曲的人臉宛如恐怖的怨靈浮現在身影後,每張臉還不停地說著書桓的母親曾經用來辱罵他的言語,最後,黑暗靈魂的主體,說了一句,「就算你現在立刻橫死街頭我也不會去看啦!」
  碰!一聲巨響,喚醒了現實卻也離開了現實,廢棄大樓前,一具男屍頭部著地,腥血、眼珠、牙齒、人腦繪成一地署名為「死亡」的抽象畫,折裂的頸骨,讓頭顱看起來僅僅只靠著肌肉懸垂於身上,破碎的內臟,同時也碎了生命的完滿,於是,廢棄大樓前的觀音雕像頸部,自己應聲而斷!警笛聲響徹鄰里,圍觀的群眾如同過去詫異、感嘆著一樁自殺事件所帶來的不幸。其中,某位女性腿軟地跌坐在地上……
 
  「原本是想弔唁那些死去的年輕生命,如今卻換成要弔唁你,唉……」基於母親的感觸,對於那些自殺的年輕生命感到無限惋惜,所以書桓的母親立了那尊觀音像,只不過,那樣的窩心,卻在面對自己的親情時,變的劍拔弩張,然而,她唯一能做的,卻是一息長嘆,因為她連哭泣都不足以挽回之前所說的致命之語。
  「想不到,把他的事情跟他媽媽講,竟然落得自殺的下場了?呵呵……高分入學獎金,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小妖從圍觀的人群中脫離,而且嘴角邊掛上了異常的微笑。
 
 
*延伸閱讀:言霊(ことだま)
  所謂的「言靈」是什麼呢?從字面上來看,就是指著語言的力量,亦指語言擁有不可思議的神力。因為遠古時代的日本人相信,語言!是上天所賜予的力量之故,所以只要祝詠著美好的禱詞,便可以驅除邪靈,幸福也就可以降臨,相反的,若是口出惡言,那麼災惡便會從天降臨,甚至可以殺了一個人。
  那麼,國外有沒有言靈的存在呢?其實是有的,從基督教的觀點來看,聖經中的主禱文,或是其他宗教的咒語經文,都算是屬於言靈的一部分呢!
  現在的日本,為了研究言靈的存在價值,有所謂的「言靈學」唷!言靈學的基本架構,就是他們把アイウエオ・ワヰウヱヲの陰陽五母音以及チイキミシリヒニの陰陽八父韻,還有剩餘的三十二子音與最後的代表音,最後再加上後來音韻的演變來搭配日本遠古眾神的名字,所以言靈學角度來看,日本五十音的每個字都有天神之力寄宿其中。因為每個字都代表著一位神明,若是反覆詠唱的話,那麼力量一定相當巨大了!

*資料出處:http://ja.wikipedia.org/wiki/%E8%A8%80%E9%9C%8A%E5%AD%A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