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瑣碎.大感動

關於部落格
讓生命在文字與音樂上留下執著......
  • 841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行燈~香咒 (下)

  「瑪麗修女,約翰神父的情況有好轉的跡象嗎?」加百列關心地問候著。
  「唉!沒有!或許這是成為聖徒的考驗吧!就像耶穌也曾經受過魔鬼的試探一樣。」約翰神父的貼身秘書──瑪麗修女,無奈地說著。
  「我想去醫院看看他……」加百列眼眶裏噙著淚地說著。
  「好是好,但是你要有心理準備唷!不要被眼前的景象給嚇著了,醫院的護士們,就算要來替神父換藥,也都會找很多人來陪呢!」瑪麗修女告誡著。
  「沒關係,傍晚練完唱後,我自己去就好了!」加百列堅定地說著。
 
  傍晚,在醇紅與深紫的天色裏,月亮已經等不及地觀看人間的喜怒哀樂而東昇,而第一顆出現的明亮恆星,獨自閃爍著,恰似支撐著最後的希望。
 
  「……」手捧著花束的加百列到了醫院後,步步地走向約翰神父的房間,但是,內心卻戰戰兢兢的。
  「神父!你還好嗎?」當加百列一進病房之後,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住了,因為約翰神父,獨自蹲在牆角發抖,而且臉上毫無血色,滿地的血跡,從他的頭、胸膛、手腳上淌流而出,衣服除了血漬之外,也沾滿了便溺,而自己帶來的慰問花束,就在一瞬之間,枯萎。
  「加、加百……加百列?」約翰神父冷冷地回頭說著,但是他回頭的角度,卻超乎常人了,他的身體明明是對著牆角,不過他的頭卻是面對著身後的加百列,也就是說,神父的頭幾乎轉了一百八十度。
  「啊!──」加百列錯愕地轉頭要跑走,但是病房的門,卻自己關了起來,怎麼拉都拉不開。
 
  於是,病房內開始起了變化,室內氣溫快降到了零度,桌上的瓶水開始結冰,玻璃窗也凝出霜花,原本散發著如腐臭般的氣味,漸漸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濃郁的玫瑰香;約翰神父的頭,像是木偶一樣,一邊抖動地一邊轉回正位,而且,他身上聖痕的傷口附近,好像聚集了大量的蟲般地蠕動著,沒多久,從他的頭、胸膛、雙手、雙腳,窸窸窣窣地不停的蜿蜒、爬竄而出的,是攀籐薔薇的莖,此外,這些枝蔓漸漸地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綠色的人型,接著,綠色人型開始怒放美麗的白色薔薇。
  忽然,綠色人型說話了,是一陣男聲,而且聲音乾淨又澄澈,加百列感到相當耳熟,沒錯!那是喬的聲音,加百列極度驚嚇之餘,揉揉眼睛再瞄了那具綠色人型,它已幻變成了喬裸體的樣貌。至於恐怖的異象也開始侵襲加百列,他身上花瓣紋絡的淤青,也開始穿出了白色薔薇的蓓蕾,蓓蕾穿出肉體,加百列卻不流一點的鮮血,當蓓蕾怒放時,帶來像是被刀劍刺穿身軀,更或是被槍砲射擊到的疼痛,甚至好像不知道在吸取甚麼似,純白花朵變成棕色。
 
  「好痛!好痛啊!──」加百列無法忍受地大聲吶喊著。痛到身體都快被撕裂的加百列,像是性命受到威脅的獅子一樣,無助地嘶吼,然後,他四周的病房牆面,竟開始清晰地恰似電影一樣地播放他腦海中出現過的兩個男人的性愛畫面,兩個男人的性愛畫面,分別是約翰神父與喬。
 
  「我的摯愛!您為何不再親吻我的唇了呢?我是您的肋骨啊!」由綠色人型幻化成的喬,是透明的!而且他的背後浮現出恰似光線描繪成的薔薇花紋,再仔細看,是以薔薇花紋為中心的星芒陣。
  「我每天渴求您的親臨啊!神父!良人呀!」那似鬼如魂的喬,毫無表情,並把約翰神父拉到自己的懷中,像是擁抱絨毛布偶熊一樣的呵護。
  「呵呵……這就是我每夜入夢時想到的臉龐與深情的嘴!」喬以他光華的肌膚磨蹭著約翰神父粗糙的臉。
  「唉唷!這就是我做惡夢時,想找尋的依靠!」約翰神父全身的衣物,像是風化崩解一樣,消失在空氣中,於是,喬用手,愛撫著約翰神父厚實的胸肌,用指甲,輕摳著茶色的乳暈與乳頭。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喔!每每在寂寞的時候,我都期盼這矗立在黑暗的無光燈塔,能照亮我內心的空洞與體內的悲慟;難道你不想我的後庭了嗎?你不是喜歡把精液射在我的體內嗎?你不是享受抽插的快感以及高潮嗎?」喬伏臥在約翰神父的下陰處,用鼻尖挑逗著他鼠蹊部的陰毛、陰囊,接著他張開潔白貝齒,輕咬撫慰著漸漸勃起的魔羅之杖。
  「吼!──約翰!你這個沒良心的混帳!狗娘養的!」霎時,喬的眼白轉黑,炯炯雙眸像是無星無月的夜空,同時,額頭上冒出了一對羊的犄角,而面容像是一隻野獸般的猙獰,牙齒也跟著銳利,原本好聽的嗓音,變調成低沉恐怖的聲響,宛如是從地獄的深淵傳上來的怨恨。
  「你對我的承諾,竟然是如此的隨便與不屑,你說好要給我的愛,卻給了別人,難道,長久以來我心靈與肉體對你的付出……不夠嗎?我甘心作你的禁攣,就是因為我愛你啊!約翰!」魔化的喬,隻手掐著約翰神父脖子並將他舉起,憤恨悲啜地說著。
  「咳咳……阿哈……哈哈哈……呵呵呵呵……」約翰神父瘋癲了,兩眼茫然的笑著,笑著卻涕泗縱橫。
  「我給你你想要的,你卻這樣鄙棄我,終於呀終於!詛咒終於完成了!知道傷痕延伸到頭部與胸膛時,你不知道我有多歡欣啊!快樂的簡直要跳起舞來!」喬的金色秀髮,一叢叢地豎起,而且漸漸染成如血一般的深紅色。
  「喬!住手!」忍著疼痛的加百列哭著說。
  「……」喬靜靜徐徐的撇過頭看著加百列,表情卻剎那恢復往昔的清秀,不過,這樣的喬,愁眉深鎖,顰蹙憂傷,眼角滴落的淚,髣髴墜落的星子,是那麼的晶瑩。
  「喬?」正當加百列猜疑喬的變化時,牆面的靈視畫面也轉換了。
 
  「這是新藥,就試試它的效果吧!」牆上的人像,換成約翰神父,他保持著慈祥的表情,卻行不正之事,他把迷藥溶入飲料或是純水裏,給每個被他叫進房的男孩們喝,等到男孩們都昏迷時,再強暴他們。
  「這個太鬆!不知道幹了多少的齷齪事。」
  「好緊,真爽快啊!一定是處子啊!」
  「這個新來,嗯……樣貌不錯嘛!頗有幾分姿色,颯爽的臉蛋更令人想盡情地蹂躪他啊!想到這邊,不自覺的下面又開始硬了起來啊!哈哈哈哈……」充滿淫慾的語氣,讓人聽了著實厭惡。
  「神父,我是喬!」
  「喔!請進!」約翰神父把新入院生的資料收進抽屜裏說著。
  「不知道我弟弟的事情,您有消息嗎?」
  「似乎有點眉目了,我會努力幫你找的;在這之前,讓我好好抱抱你,你最近都不理我,好冷淡。」約翰神父摟著喬親暱地說著。
  「神父,這哪兒的話呢!練唱需要花時間的啊!畢竟,在這裡沒有人比我更愛您啊!您是我的天亦是我的地啊!有時間我會過來與您敘愛溫存的,那我先去練唱了!之外……找我弟弟的事情,就萬事拜託了。」
  「哼!賤貨!居然敢拒絕我,看我把你兄弟倆都給玩了!」在喬走出房門後,約翰神父又立刻表現出頑劣的表情說著,而擱在抽屜的新生院童資料中,外表冷酷的加百列,就是喬失散多年的弟弟。
  「喔!加百列,這個少年的身軀真是大大吸引我啊!光華的肌膚,俊美的外表……」約翰神父正在肆無忌憚地擺動下半身,來摧殘加百列這可憐的年輕生命。
  「你敢說出去?就算說出去,你覺得居民會相信我這個慈祥的神父,還是相信你這個擁有亂七八糟身世的野種啊?哈!只要我把消息放出去,我可以讓你走到哪,就被人譏笑辱罵到哪!」約翰神父對著一名金髮少年驕縱傲慢地說著。
 
  得知這樣的事實,加百列比起身陷妖異幽氛,更加的痛苦難當,原來自己被玷汙了!原來神父的真面目如此的可恨!原來自己找尋多年的哥哥就是喬!原來,自己的哥哥愛錯了人……
 
  「這次……換我好好疼愛你……我是沙崙的玫瑰,你是谷中的百合……」喬的頭一轉,表情平靜的十分詭譎。
  「碰!」病房的門忽然開啟,加百列像是被人狂拉似地,飛出了病房,撞擊地面昏厥後,又再度緊閉,這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引來了醫護人員們的關注。
  「孩子!你沒事吧?嗯!看來沒有明顯的外傷。」護士趕到時,把昏倒在地的加百列抬上病床上說著,不過加百列身上的傷痕,常人似乎看不見。
  「呀哇!啊!痛啊!救命啊!」約翰神父的病房裡頭傳來淒厲的救命聲,光是在外頭聽,也會使人不寒而慄;然而,就算醫院內的醫生與護士們想盡力的打開病房,房門卻不為所動,拿器具重擊,門,卻怪異地毫髮無傷,連點刮痕都沒有,門外的人,只能束手無策地等到喊叫聲停止。
  「聖痕,是神的考驗!你的聖痕,是我向魔鬼求來的!阿哈哈哈哈……」喬狂笑著。
 
  等到聲音停止了,門也自動地緩緩敞開,於是,濃厚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大家一衝進房間看了之後,紛紛嚇的腿軟而站不住地跌坐在地上,房間四處都濺滿了鮮血與四散的屍塊肉片,而約翰神父被從牆壁裏長出來的薔薇枝蔓,以一副被釘十字架的樣子束縛在牆上,他的舌頭與下體都被絞爛,腹部內的臟器,也被某中生物猛食狼籍過,如此慘況,說是屠宰的人間煉獄也不為過。
  等到加百列甦醒時,早已被人送回到了修院裏,他想起喬的事情,幹緊衝到喬的房間去,但是門是深鎖的,他使出吃奶的力氣,一腳踢開門,發現地板繪著一幅巨大的神秘五芒星法陣,法陣裡頭,不但寫滿了類似咒文的字樣,頂端還擺著約翰神父的照片,而中央,躺著一具早已死亡多天,被滿佈的蛆蟲啃食的腐爛屍體,奧妙的是,從屍體的七竅以及陰莖與臀部,生長出枝葉茂盛的白薔薇。
  加百列即使想大聲地哭,卻哭不出聲音,眼淚不聽使喚地傾洩而下,忽然,有個鐵盒,從書桌上掉了下來,加百列一看,是一封信還有許多的光碟。
 
  『給我最親愛的弟弟──加百列,請你原諒我的離去,我愛約翰神父,卻也恨約翰神父,因為他是感情上的背叛者,當我知道他想得到你時,憤怒與忌妒的火焰幾乎快吞噬我,但是更讓我恨的,是他隱瞞你是我弟弟一事,而且覬覦玷汙你以及許多的院生,於是,我暗忖,自己要當個仲裁者。人間!本來就是地獄,所以才會期盼根本不存在的上帝,這是你我在從小經歷被父母虐待的悲劇下,所領悟的道理,不是嗎?雖然我這個哥哥無法為你做任何事,唯一能作的,就是帶走你的傷痛與烙印……』
 
  「傷痛?烙印?」加百列看到信的結尾,有點疑惑,於是他下意識地摸摸脖子上的淤青花紋,竟然不痛了,他跑去鏡子前立刻脫下衣服,發現,不僅是淤青花紋,連過去受虐的傷疤,都消失了。
 
  隔了幾天,電視媒體大肆地以標題──「假神蹟,真性侵」來報導往昔聖痕神父──約翰克萊,其實是個「狼人」的新聞,而且根據不知名人士提供的許多光碟之中,都是約翰神父與許多少年的男男性愛場景……
 
 
 
※延伸閱讀:聖痕(Stigmata)
  聖痕又叫做聖傷,源自希臘文στίγμα,意思是烙印或紋身的記號。語出加拉太書6章17節:「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聖痕被認為是一種超自然現象,因不明原因在基督徒的身上顯現與基督受難時相同的傷口。
  聖痕顯現的方式因人而異,大部分的案例是教徒的左右手掌與腳踝出現圓形傷口並有不等量的出血現象,但也有個案是顯現在膝蓋、額頭等其他部位或甚至是雙目留下大量血淚等等。而在不同的案例中,有些聖痕沒有任何感覺,有些卻會帶來無比的劇痛,甚至會帶來精神折磨。
  世界最早的聖痕發生在十三世紀的聖方濟各的身上。傳說因著天主的聖意安排,在聖彌額爾總領天使的四十天齋期前,天主顯現異相,在他身上印下了耶穌受難時所承受的五傷(即雙手雙腳與左腋下附近)用以感化罪人的硬心,使之痛改前愆而得救恩。聖方濟各的聖痕也是至今為止羅馬教廷唯一官方承認的聖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